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
分享到:
父亲的收藏
  • 发布时间: 2020-09-22 17:09
  • 来源:
  • 访问量:
  • 字体【      】

    记忆中,老家的阁楼上,一头放着一个大木仓,里面装着全家人的粮食;另一头摆着一个古色古香的老旧木箱,上了锁。小时候一直好奇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,每每问起,父亲总会神秘地说,那是我们的“精神粮食”。

    父亲嗜好藏书。师范学校毕业后,便一直在当地一所小学任教。父亲时常节俭工资用度,用来买书。不管是大人好阅的历史名著小说,还是小孩爱看的连环画图书,甚至各种闲文杂志,只要父亲看上了眼,他都会买下来。日积月累,便装满了阁楼上的那个木箱。

    父亲十分爱惜书。每买回一本书,便洗净手,用黄色牛皮纸细心包装,再用他的隶书字体端端正正写上封面。一日,年幼的我刚学会折纸飞机,一时找不到纸张,便将父亲正在看的一本书撕下一页做了纸飞机。被发现后,父亲暴跳如雷,狠狠的呵斥着我“书是用来看的,不是用来糟蹋的!”记忆中那是父亲第一次对我发那么大的火。

    父亲喜好读书。在家的闲暇时光,父亲总喜欢半躺在一把竹椅上,细细翻阅他的藏书,家务事基本都交给母亲一个人打理,母亲便时常以“老太爷”称父亲“懒”。在我开始读书识字后,父亲便会挑选一些我大体能看懂的书籍给我看。一日,母亲出去农活前,再三叮嘱我:“饭煮在灶上,你等饭熟了就把饭锅端下来。”母亲一走,我便拿出父亲给我的书翻看,不看倒罢,一看便把母亲交待的事忘在了脑后,不觉沉迷于书中故事。劳累回家的母亲看到一锅烧糊的米饭,气得直跺脚,父亲在旁却打趣说,“别骂了,他也是个‘小老太爷’。”

    父亲乐于分享书。村里人从不叫父亲名字,而都是以“先生”相呼。谁要借书看,父亲从不拒绝;谁家要写对联、回书信,他总是满口答应。时常一些好学问之人,常围着父亲讨教一些历史典故、名人轶事等,父亲总是不厌其烦的为他们解答释疑。逢年过节亲戚来家走访时,父亲便会早早从木箱中拿出他的“收藏”摆在桌上,供大家挑选着看。一来二去,免不了有顺手牵羊而不归还的,我便向父亲告状“某某把书偷走了”。父亲却不在意的笑笑说“不要紧,读书人窃书不算偷”。

    随着电子信息化的普及,找父亲借书看的人日渐少了,他的那些收藏也成了古董。前不久,一商贩特意找到父亲,愿高价收购父亲那些收藏旧书。父亲却摆摆手,“再高的价也不卖,这是无价的传家宝。”

    最近迷上了《红楼梦》,回家向父亲开口借书。父亲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急急起身,屁颠屁颠上楼取书。父亲抚摸着泛黄而完整无损的书籍对我说,“活到老、学到老,乐乐和笑笑(我的小孩)从小也要多读书。”

    接过书的一霎间,我读懂了父亲的收藏。


(邵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  邓立龙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